坒輿| 脰鍬| 湮源| ⑻鎊應| 瞳釓| 哫哏| 陳栠庈| 栜刓| 挕眧| 磑埭| 鞠磁| 睿淉| 渠с| 酘僚| 湮逋| 褪嫌ц酘秫笢よ| 囀酴| 庥瓮| 哏譴| 挕隅| 挀笣| 蒏栠| 鱖笣| | 嘉瓮| 齊傑| 滔昹| 勀爛| 藝洈| 啞堁| 瞻捶| 儅坒刓| 嗟銓| 嘐埻| 呇跁| 栠刓| 假砱| ⑻鎊應| 坢傑| 俵怢| ч朸| 蜱奻| 觼假| 狪藷| 嫆冪| 佼す| 虞陔庈| 芩蘇杻衵よ| 刓漆壽| ン蔬| 嘐假| 馜笢| 嬝朘僱| 梅瓮| 蘋迶| 陔傑赽| 譁游| 倓す| 濼寥| | 歭憡| 齊刓| 掛洈雛逜赻笥瓮| 酗笥庈| 馨洈| 旮笣| 淏栠| | 譴疏| 鰍喃| 炾阨| 肮肅| 終瓮| す蹕| 攝躂| ぇ壽| 眅跡爵嶺| 貌刓| 俵怢| 羲瓮| 蜠蔬| 苠砱| 陝親| 憚瞳| 挔捶| 詢昄| 鰍凰| 渫笣| 扆拫| 霞傑| り蟀| 佷矇| 膘綬| 燮傑| 陝傑| 陝商| 撳鰍| 荻譴| 皊凅| 擘昹| 舷慇嫌衵秫綴よ| | | 劓嗷| 韓芣| 畸陔| 匙輿酘よ| 蜓捶| 泬陲| 佼す| 酗假| 肮假| 啪笣| 摋笣| ь碩藷| 蚗睿| 韓刓| 塞羹刓| 魡阨| 劓肅淜| 渠с| 璩疏| 匙攽| 苠覜| 假腦| 蚗陔| 昹ч| 終埭| 邧賽| 膘阨| 訒傑| 嶍僥| | じ盺| | 埬栠瓮| 豜踢| 蔬谻| 嘉蝠| 皊景| 迖親迖| 朊埭| 褪嫌ц酘秫笢よ| | 虞陔庈| 拫鎮碩| 錘堁| | 譴輩| 栠昹| 踢綬| 坢傑| ⑨瓮| 酴の| 蜊寀| 親陲| 堌瓮| | 賽埭| 哏譴| 艙す| 抌蜇| | 鰍芘| 睿韓| 詢栠| 濼寥| 挕譴| 貌假| 鎊刓| ぱ假| 譴隴| ヲ假| 褗堁| 雛傑| 昄刓| 笳瓮| 蜱奻| 樁砱瓮| 棇笣| 盻抾瓮| 謀瞳| 頗肮| 嫘犖| 挕盺| 翔傑| 朻栠| 撅Э| 塢迖親ヶよ| 竣陲| 憐陲| | ⑻笚| 鍬捶| 蚽碩| 翻碩| 樁矨| 啤資| 礎歲| 還狦庈| 湮豻| 綬諳| 攪假| 轄刓| 鶀蟀| 肮陑| 還盻| 荻飲| 椅洈| 膛跨| 還眧| 衃栠| Д蔬| 湮傑| 鰍舶| 禍瑕| 凰藷| 膘肅| 甡擘| 栠侇| 覆す| 韓鰍| 錘埭| 酴す| 坢碩| 栠陔| 昹狤| 漆輿| 痔珧| 綻假| 蜼蹕| 慪蜑| | 沺刓| 幛隅| す刓| 鞠假| 蚗譴| 綻假| 瞻瓮| 珔瓮| 陲伈絢| 燮傑| 坒模蚽| 昹拫紩鐃цよ| 陝糧褪嫌цよ| 鰍睿| 毞翐| ロ栠| 鎊栠| 庰瓮| 拫妦| 昹譴| 陲漆| 陝親枎| 拫擘| 駋傑| 鍾怢| 坒碩赽| 蚗倓| | ょ碩| 種笣| 袗攝| 啃僅
首頁 > 文匯報 > 港聞 > 正文

假救急 真救暴

2019-09-16
■「救護員」頭盔上印有「不良少年」。 資料圖片

踢爆暴徒扮「救護員」阻警執法 又哭又抱謀搶犯

過去3個月,香港每次出現暴力衝擊,市民都只能眼睜睜看蚍仵{大肆破壞。但每當警察要執法,就往往有「演員」進場︰或有人以「媽媽」身份去質問警察為何要「對付手無寸鐵的學生」、或有「換衫街坊」出現稱自己被無辜牽連、或有「社工」突然在現場做「支援」......而近期見得最多的,是暴徒裝備的所謂「救護員」,在鏡頭前斥警方阻止他們「施救」,並以痛哭去「表達情緒」,在網上匿名散播很快被證實為虛假的「見聞」。

但所謂的「救護員」到底是什麼人呢?受蠱惑上街的十四五歲中學生搖身一變成為「救護員」,助暴徒襲警的獸醫診所女士亦被說是「救護員」,所謂的「急救」是抱緊據稱有心臟病的暴徒,甚至「搶犯」等......面對種種怪象,人們不禁要問:香港社會還要被這些貼個「+」字在頭盔就成為「救護員」的人魚目混珠多久?香港社會的秩序與互信還要在這樣的「救護員」的掩護下混亂多久? ■香港文匯報記者 杜思文

【怪象1】鏡頭前上演悲情戲碼

示威衝擊之中,縱暴派往往忽略暴徒暴行不計,以零星的所謂「救護員」被警察「阻止施救」去大做文章,普通市民乍聽下還以為是正式救護員,事實上他們口中的「救護員」,與暴徒穿茼P款裝備,只是多一張「+」字貼紙。

8月31日,大批暴徒逃入多個港鐵站內,換上街坊裝,企圖藉此逃避追捕,更有暴徒毆打市民。警方接報後,封閉太子、油麻地等多個港鐵站進行拘捕。封站後,有「救護員」在油麻地港鐵站閘門處聲淚俱下地哀求警察讓他進站救人。該「救護員」舉茼釵r白旗「阻礙救援違反國際人道法,觸犯人道法屬嚴重刑事罪行」,聲稱「我把裝備都給你,讓我進去救人吧,救完人之後,打我、射我、拘捕我都可以,請讓我去救人!」

當時,有多名穿制服的消防處工作人員為港鐵站內的傷者施救,而且太子港鐵站B1出口和旺角警署外,有至少5至6輛救護車戒備。消防處救護員準備了紅、黃、綠的地氈以分流傷者。可見當時站內、站外均有充足、專業的救護資源,該名「救護員」明顯多餘,而有關人等執意入內,目的非常可疑。

【怪象2】離奇急救法:緊抱擋子彈

自稱為「救護員」的示威者有何神奇的急救招式?據《蘋果日報》報道,9月2日晚,有一名女性「急救員」Briana,通過「緊緊抱住」一位「心臟病發」的被捕者來為其「急救」,還替被捕者擋住了所有的「催淚水」。

《明報》周日報道的14歲「救護員」,就明言「我行出來就預了為前線擋子彈」。

還有「急救員」稱,自己在看到有人受傷時,甚至會「當場喊出來」,或許是想以此幫傷者「分擔痛苦」。

【怪象3】利用身份播謠製恐慌

所謂「救護員」往往藉自己身份之便,順口造謠散播恐怖氣氛。

網上傳言,有「醫護人員」聲稱8月31日,太子站內有數名示威者被警察「打死」,又被「秘密」送到醫院殮房、封鎖消息。太子站封站,站內受傷被捕者2.5小時後才被送至醫院,屬「醫療失誤」云云。

警方澄清,「有人死亡」是謠傳,且8月31日太子站封站拘捕事件中不存在「醫療失誤」,因站內有專業救護員到場為傷者治理,警員中亦有基本救護能力為傷者急救。太子站內外也有大批暴徒聚集,許多暴徒在路面掘磚,旺角警署亦不能提供服務。警方經評估認為太子站不安全,且暴徒亦有可能「搶犯」,決定由港鐵安排特別列車,將7名傷者載至荔枝角站送院。醫管局亦證實無死亡個案。

9月3日,又有「救護員」稱懷疑太子站內被制服的昏迷男子頸椎或脊椎骨折,可能變成「植物人」。事實上,當晚被捕男子倒地後,有消防處救護員用擔架將其送上救護車並送院。受傷男子的父親其後到醫院探望。

他透露傷者傷勢不重,現時清醒,亦「講到洁v,主要是頭及面部受傷。警方昨日在記者會澄清,被捕男子為通緝犯,且被捕時有自稱「急救員」的人上前為其檢查,該男子被送上救護車時有意識,可以清晰回答救護人員問題,而且頸椎未受傷。

【怪象4】資格身份竟五花八門

在情況危急,當然任何有急救知識都可以嘗試急救;但如果情況並不危急,甚至本來已有正牌醫護人員,又有多少人會信任只是往身上貼個「+」字的所謂「救護員」?

近三個月的暴力衝擊中,「示威者」只需自己在頭盔上貼上「+」字,就能成為前線「救護員」,令不少青少年和「獸醫護士」等,都可以自稱「救護員」,在前線「任我行」。

《明報》周日就刊出一篇《14、15歲的急救員:仗未完 還有校園》的報道,其中14歲的受訪者原來是9歲時考護急救證書,但兩人受訪時未有細說自己的「急救經歷」,反而是說自己在前線「中催淚彈」、「中槍」云云。事實上,內文亦談到連示威者中的急救隊亦勸兩名中學生回家,擔心他們非但不能「救人」,反而會讓自己身處險境。

8月11日在尖沙咀的衝突中被彈珠傷到右眼的「爆眼少女」據稱是獸醫護士,受傷時亦自稱是現場的「急救員」,「動物護理」的「專業知識」是否適用「急救」,獸醫護士是否必然擁有專業資格,能否擔任合資格「救護員」,實在不得而知。

讀文匯報PDF版面

新聞排行
圖集
視頻
笢刓媼繚睿呏鼠唲 粹砏盺 啞鎮盺 坒囧庈极郤軞頗 輒堈藷 衎赽鏜 竄剡淜 割傑 鎊ぞ芛
啞禍游 虧豪埸扦⑹ 埴ь繚鰍諳 錄埶游 蚗屢 褐褐 陔侁 綬攽盺 洈碩淜
境境ヴ 阨莉欱硈部 陲糧 奻漆景傑 援刓碩 ч輿醮逜眝逜盺 控釓蚽游巹頗 裾阨盺 啞鎮韌堤諳 璨劓毞狟湮嬴虛
https://www.whr.cc/bbsitemap.htm